站内搜索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

地址:广东省珠海市香洲狮山路417号(香洲总站旁)

免费400电话:400-831-3308 Tel:0756-2138640  Fax:86-756-2138895 

Email:hyedu@hy3636.com    网站地图

珠海海源教育培训学校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40254号      企业邮箱

公安备案号44040202000734

2 1

留学美国那些事儿--午夜惊魂

浏览量

午夜惊魂

        中国学生在美国总还是怕事的,人生地不熟的相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大有人在,这于我也不例外。所以如果不是基于诸多因素综合考虑的话,我也是不会搬出学校宿舍的。就在我们宿舍楼曾经发生的一起午夜凶案,也是这些因素中的一个。

  住宿舍有住宿舍的好处,比如可以经常泡图书馆、更多与同学们交流的机会、去学校餐厅吃饭、不需要打扫公共卫生等,对一个像我这样初来乍到的“外国人”来讲是很省事的。

  可凡事有利就有弊,最让我接受不了的就是美国对防火警报演习的热衷程度。刚开学的时候,我们楼每周都有防火警报演习,而通常演习都发生在凌晨2点至4点之间。毫不夸张地说,当警报响起的时候真的是完全在宿舍里待不下去,那种声音是很低沉却很响的怪叫,以至于我现在回想起那种声音头还会发麻。其实演习还比较简单,就是听见警报马上到宿舍楼外面等着,过半个小时左右公共警察来把警报关上,意思是火警威胁解除,我们就可以回去继续睡觉了。还记得第一次遇到演习,被直刺灵魂深处的警报声毫不留情的从睡梦中惊醒,我迷迷糊糊的套上衣服就跟着大部队到宿舍楼外面站着去了。因为事先没有通知,也没听老外们谈论过这个情况,我只是穿着个单衣就冲出来了。时值深秋,纽约又是标准的“枣核天”,昼暖夜寒,没站一会我就感觉不到我的腿了。说也奇怪,老外们也不比我穿的多,甚至有的女孩是短裤拖鞋的打扮,站在凛冽的寒风中也并不像我那般萎缩,使我颇有些羞臊啊。半个小时过去了,真像是盼亲人一样盼来了公共警察,关掉警报就让我们回屋睡觉。如此这般折腾了月余,我就已经对三更半夜的警报和喧闹习以为常了。但真正让我对宿舍生活提高警惕的事情,却是真实发生在我们同层宿舍楼的午夜凶案。
 

  那是一个周四的晚上,本来是没什么特别的。因为美国的大学周五是不上课的,所以从周四晚上开始就算是周末了。而且美国学生酷爱开派对,形形色色的聚会每周都会举办,而大多又是在学校宿舍,宿管科的人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本身他们自己就是学生兼职,经常也会参加。所谓的聚会,一般也就是一群人在屋里听听音乐跳跳舞、喝点酒和玩玩互动游戏什么的。所以在宿舍住久了,对午夜传来的惊声尖叫就见怪不怪了。

  可这夜就不同了。凌晨一点多,我被一声似乎是枪声的巨大声音一下子就拎了起来。看看室友也不在,睡眼惺忪的我也不敢出房门,只好穿上衣服在屋子里坐立不安的。在国内的时候就整天听见媒体上说美国的治安不好,经常有个校园枪击什么的,难道现在真让我遇到了?屋外一片嘈杂,我能很清楚地听见叫骂声和女人的尖叫,这更加重了我的恐惧。就这么担惊受怕了半个小时,好几辆警车和救护车闪着眼花缭乱的警灯呼啸着就开到了。我透过窗去看,也并不看的真切,但是却能感觉到事故的严重性。

  警察们很快就把我们整个宿舍楼包围了,拉起了那种只有在电影里见过的黄色隔离带,禁止闲人进入。我才庆幸自己今夜哪里也没有去,不然估计回来时连宿舍也进不来了。没一会就有人抬着担架进去了。又有几个人互相搀扶着上了救护车,我也能听到抽泣和安慰的声音。

  救护车闪着灯开走了,留下警察们继续调查。屋外依然是一片嘈杂,不过没有了叫骂声,多的是忽疏忽急的脚步声和谈话声,似乎是警察们在向相关人员做调查。我心里踏实了许多,但又不想现在出去再招惹些什么,等了一会室友也没有回来,就稳稳心情又上床睡觉了。


 

  后半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起床,我迫不及待的穿上衣服想出去打听些情况。我的房间在宿舍楼一楼的最东边,厕所和宿舍大门都在中间(侧门不让随便使用),我就先往厕所走去。还没走到,就被地上浓浓的血迹吓了一跳,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确认不是番茄酱或是其他的什么类似血的液体。血迹由宿舍西边一直延伸到厕所门口,又从厕所门口延伸到宿舍东边。

  出来宿舍发现还有几个警察没走,但是他们已经不做什么询问了,只是互相之间在耳语些什么。我自然也不至于被吓傻到去问警察的程度,就低声找了些熟识的朋友问了问,得到的答案却是不尽相同。一个当地的老美学生很兴奋的对我说,昨晚上开派对的时候两帮人打起来了,一帮人中有人开枪了,把另一方的其中两人打死了。另一个平日里看起来消息很灵通的哈萨克斯坦小伙说,他们没动枪,只是用刀子捅伤了其中一个人,已经送医院了。我说我似乎听到了枪声,他不确定的说应该是打斗的时候撞翻了什么东西吧。在餐厅吃饭的时候碰到了室友,没好意思问他昨天干什么去了,只是向他打听了下昨晚的情况。他的意思是昨天从校外来了几拨人在宿舍聚会,一语不合就打起来了,有人受伤送医,具体情况就不知道了。

  当日晚些时候,这起事故就上报了。但是没有惊动大的媒体,只是地方性的学院报刊和学校的网站上刊登了。报上是这么说的,昨夜校外一伙人受邀到某宿舍开派对,与校内一伙人意见不合,大打出手,其中一人被捅伤送医,没什么评论。美国媒体通常都这样,不是专栏或者社论很少给出评论,只是客观的报道下事情。我也没有更好的渠道去了解真相,如果不是学校和警方要刻意隐瞒事实的话,我想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了。

  虽然也许没有出现枪击事件,但这次午夜凶案确实让我在宿舍里住的愈发的不踏实起来。想我独身一人远居他乡,又是在不熟悉的异国,安全问题自然是首要的了。所以我决定搬出学校宿舍。

  在这边认识了一个很投缘的朋友,他长得脸阔耳大、慈眉善目,又自幼信佛。也许是被凶杀案件吓着了,他在事发第二天去了中国城大乘寺,三拜九叩、上香祈愿、功德箱捐善款后,又请了两串佛珠。回来后第一时间给了我一串,要我戴在手上,养运积福,永保平安。

  至今这串深咖啡色有经文的佛珠依然戴在我手上陪伴着我,而当我再回想那夜,和那地上的血迹时,依然是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