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

地址:广东省珠海市香洲狮山路417号(香洲总站旁)

免费400电话:400-831-3308 Tel:0756-2138640  Fax:86-756-2138895 

Email:hyedu@hy3636.com    网站地图

珠海海源教育培训学校 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40254号      企业邮箱

公安备案号44040202000734

2 1

中国留学生感动美国费城的一场“婚外恋”

浏览量

他深深地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在精神上和肉体上背叛过自己的妻子,他之所以用这种方式去“爱”一个身患绝症的美国女孩,完全是出于对生命的尊重!
 

  聂强是一位留学美国的博士,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北美交友中心的聊天室里认识了一位名叫海伦娜的美国网友。海伦娜身患绝症,医生说她的生命最多只能维持两年。出于友情,聂强给了海伦娜很多照顾。谁知,海伦娜竟因此而深深地爱上了已有妻子的他,并且渴求自己能在生命的弥留之际成为他真正的新娘。善良的聂强不忍心看着一个如花的生命带着遗憾离开人世,经过痛苦的思索后,出于对生命的尊重,他答应了海伦娜的要求,却因此陷入被指控“重婚”和“伪造凭证”的尴尬境地。

  网络聊天,邂逅“最后的烛火”

  2000年7月,聂强毕业于中山大学,他的女朋友段薇是他大学时的同班同学。毕业后,聂强回到家乡青岛当了一名教师,原籍湖南的段薇也随他回到青岛,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2001年5月1日,两人结婚了。

  2004年,聂强和段薇分别考取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匹兹堡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硕士研究生。两人在同一州的两座不同的城市读书,相隔比较远,半个多月才见一次面,因此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在网上聊天室里倾诉思念之情。2007年,聂强和段薇都拿到了硕士文凭,聂强选择了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段薇则在一家跨国公司找到了工作。

  2009年4月的一天晚上,聂强又来到北美交友中心的聊天室里和妻子对话。这时,一个署名“thelastcandlefire”(最后的烛火)的女性网友点击了他。平常如果不是和妻子交流,聂强很少和别人聊天,他不喜欢那种很虚拟的交友方式。那天也不例外,和“最后的烛火”聊了几句,他觉得没什么意思,就跟她告别准备下线。但她极力挽留:“求求你再跟我聊一会,也许以后你再也见不到我了。”聂强从她的话中感到了一丝忧伤的气息,这时他又想起她的网名,便问她为何取这个名字。她说:“因为我的生命是一缕随时都可能熄灭的烛火。”
 

  聂强意识到这个网友可能确实遇到了麻烦,准备下线的他便又打起精神跟她聊了起来。他慢慢地知道了她的故事,她的真名叫海伦娜,23岁,家住费城,是个被人收养的孤女,从小就向往当一名白衣天使。2006年,她考上了南卡罗来纳州的一所医学院,但不久她就患上了慢性肾小球肾炎,她只好退学。去了许多家医院,她的病也不见好转。2008年秋天,她被纽约的医学专家确诊为尿毒症。专家还说,如果不赶紧做肾移植手术,她最多只能活两年……


 

  聂强被海伦娜的叙述惊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下线后,他试着拨通了海伦娜留给他的电话,话筒那边哭泣的声音告诉他这不是一个玩笑。接下来的几天,聂强都在网上和海伦娜聊天,他鼓励她和病魔抗争。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肾源,她似乎已经失去了与疾病抗争的勇气。和海伦娜交往得越久,聂强就越感到应该帮她做点什么。有一天,他去匹兹堡看段薇时,把这件事情跟她说了。段薇很大度地说:“你什么时候买点礼品去探望一下海伦娜吧,顺便劝劝她积极配合治疗。”


 

  尊重生命,爱让“最后的烛火”坚强地燃烧


 

  2009年5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天,聂强约了海伦娜在费城的一家咖啡馆见面。恰好那天段薇也来了费城,他问她要不要一起去,段薇想了想说:“我去的话可能会让她拘谨,她现在最需要一个倾诉对象,你还是自己去吧。”临走时,段薇开玩笑地“警告”聂强:“你可不能跟她真的恋爱啊!”聂强深情地在段薇的脸上吻了一下,笑着说:“放心吧,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在咖啡馆里,聂强第一次和海伦娜面对面地坐到了一起。正如聂强想象的那样,海伦娜是一个清秀温柔的女孩,病痛的折磨使她的身体看起来很虚弱,每说一会话,她就要靠在座位上休息一下。她告诉聂强,这是自己第一次见网友,她之所以打算见他,是因为他是个中国人,她非常喜欢那个神秘的东方古国。聂强尽量跟她谈些轻松的话题,他说起刚来美国时发生的一些幽默故事,海伦娜不时被他逗得抿着嘴乐。但说着说着,海伦娜的眼神却又黯淡下来,她说如果没有遭遇这场突如其来的厄运,她现在也许正在中国旅游呢!她那种楚楚可怜的气质感染了善良的聂强,他的心也被如雾的伤感笼罩了。
 

  此后,聂强经常找机会去看海伦娜,每次去都会带一些营养品,有时还陪她去医院做透析。得知海伦娜喜欢听音乐,聂强就给她买了许多CD,甚至在网上制作了漂亮的flash音乐发送给她。渐渐地,海伦娜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在升起。每次电话铃一响,她就会神采飞扬地跑过去接,如果不是聂强的,她就会失望不已。她已经悄悄地爱上了这个善良英俊的中国小伙子。


 

  聂强每次到海伦娜那里,都要发邮件告诉段薇。段薇很了解丈夫的为人,知道他一向爱帮助别人,尽管作为女性,她的爱有着自私的一面,但聂强帮助的是一个时日不多、身患绝症的女孩,所以她从来没有反对他们的交往。


 

  2009年8月,海伦娜的病情已经越来越重了,每周要去做好几次透析,医生说即使现在做肾移植手术,她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了。这无疑等于给她判了“死刑”。聂强心急如焚,他一边在网上发帖子征集求医信息,一边极力鼓励海伦娜不要放弃战胜病魔的信心。


 

  有一天,一个印度留学生在网上告诉聂强,费城西北部一个叫莫里斯森的小镇上住着一位印度神医,他擅长治疗疑难杂症,据说还治愈过癌症。聂强当即把这一信息告诉了海伦娜的父母。海伦娜的养父正要带女儿去找那位印度医生看病时,却因为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海伦娜的养母只得去照顾自己的丈夫。聂强于是决定利用假日带海伦娜去找那位印度老医生看病。


 

  由于网友提供的地址不够准确,聂强找到那位老医生颇费周折。然而,那位印度老医生配制的药并没有给海伦娜的病带来神奇的疗效,她的病情继续恶化着。聂强为此忧心忡忡。
 

  8月下旬,聂强在自己的电子信箱里发现了海伦娜一封向他表达爱慕之情的长信。其实他早就从她的言行举止中感觉到了她对他的好感,有好多次他都想告诉她,他已经结婚了。但一个朋友劝说他,他现在已经成了海伦娜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如果他告诉她真相,她肯定会崩溃的,所以他最终忍住没有说。


 

  聂强把这封信给段薇看了。她起初有些生气,责怪他处处留情。但聂强发誓说自己只是把海伦娜当作普通朋友对待,因为不忍心看着海伦娜在病痛中孤苦无助地挣扎,所以他才对她表示出了更多的关心。段薇从气愤中冷静下来后,想到聂强每次都是如实地向她讲述和海伦娜的交往,从来没有刻意去隐瞒什么,段薇也就不生气了。她和聂强开始商讨该怎样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如果生硬地拒绝海伦娜的求爱,她肯定会伤心欲绝,无疑会使她的病情雪上加霜,这是聂强和段薇都不愿看到的。但是如果聂强接受海伦娜的求爱,段薇心里又很不是滋味,谁会愿意让自己的丈夫去爱另一个女人呢?哪怕这种爱是假装出来的。在两人商量期间,聂强跟海伦娜联系少了,海伦娜也出乎意料地没给他打电话,以前她睡觉前总是要听到他的声音才肯入睡。一天,聂强接到了海伦娜养父的电话,他一直以为聂强是在跟养女谈恋爱,问两人最近是不是闹了矛盾?他说海伦娜这些日子一直茶饭不思,整天神思恍惚,病情也加重了。放下电话,聂强赶紧去看海伦娜。才一个多星期不见,她就瘦了许多,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一看见聂强,她的泪水就哗哗地流了下来。


 

  聂强把这次见面的情景告诉了段薇,两人终于商定,由他暂时出任海伦娜“男朋友”的角色,陪她走过生命的最后时光。段薇是含着泪同意这一方案的。聂强感动得把段薇搂在怀里,他发誓说:“你放心,我无论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都不会背叛你!”他还告诉段薇一个秘密:得尿毒症的病人不能过性生活,否则,无异于自杀。所以,他和海伦娜绝不会有太亲密的行为。段薇听了,更加放心了。

聂强开始频繁地和海伦娜接触,他每天放学后都要去看她。有一天,海伦娜问聂强:“你到底是因为爱我跟我在一起,还是因为同情我而接近我?”聂强犹豫了一下,回答说:“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很像我刚来美国时谈的一个女朋友,但后来她去德国留学,我们就分手了。我喜欢你,一半也许是因为难忘初恋情结,一半是因为你身上的那种迷人的气质。”聂强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脸忍不住红了,因为他明知自己是在撒谎。但海伦娜却幸福地笑了。